杂食
墙头多关注慎
随时欢迎点梗
超级懒
绝不弃坑
坑很深
主:宁傅/白陶白/RV任意/安氏

关于

【白陶】【关于系列】03.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有点脱离我原本的打算了(捂脸
私设有

——————

【关于宠物】

陶西非常非常不喜欢小动物,所以即使果果很想养也被他拒绝了。那天他俩路过宠物店,果果又起了养宠物的心思。感受到果果渴求的眼神,陶西看了眼宠物店再看向果果,十分正经且严肃地摇了摇头,拉着她没有丝毫动容地回家。

回到家,陶西进了自己的房间处理公务,果果呆在客厅双手撑着脑袋想着让陶西同意给她养宠物的方法。无意扫了眼还没处理的碗筷,她想到了白舟,他一定有办法。

果果再三确认陶西把房门关了之后,轻手轻脚地走回自己房间把门关上并且反锁。准备好之后,她快速跑上床,用在床头柜上的座机,对着贴在柜子上的必要电话号码打给白舟。

“喂,是小白吗?”

“果果?怎么这个点打给我,陶西是没回来给你做饭吗?还是怎么了?”

“不是”果果压低了声音,“我要和你秘密商量个事”

“什么事?”电话那头的白舟配合她放低声音。

“我想养宠物,可是小陶子死活不肯”

“这个啊……”白舟有些犹豫,小孩子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可是陶西那边,他不敢轻易做保证。

“小白你也没办法吗?”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和孩子说大道理效果不大,白舟决定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

“好”有故事听怎么不好。

“从前呐,有个小姑娘,在她五岁生日的时候,她的父母把一只刚出生的小狗送给她当生日礼物。小姑娘很喜欢小狗狗,和小狗狗一起玩,给它喂食,让它和自己住一间房间。她在一天天长大,小狗狗也在长大。小姑娘十七岁了,上高中了,呆在家里的时间就少了很多。一个周末她回到家的时候,小狗狗已经去世了。小姑娘特别伤心,小狗狗是她的好朋友,是陪她成长陪她度过无数个欢乐抑或是悲伤的时光的最特殊的伴侣。从记事的时候陪她陪到她快成年,说没就没了,她伤心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从此以后看到动物就想到自己曾经的狗狗,都会很难过。”白舟顿了顿,“果果你知道吗,宠物的寿命一般都不会很长,它们注定都会比你先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不一定养小狗狗啊”果果的声音染上了点哭腔。

“果果想养什么?”

“我,我还没想好”

“这样啊”白舟微微蹙眉,“养宠物不仅要考虑宠物的寿命,还有时间,陶西是老师,他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去照顾小宠物,果果你还小,也要上学,宠物呆在家里不仅会没饭吃而且还会很孤单的。”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小动物……”小姑娘很委屈,白舟听着也心疼。

“果果,喜欢不一定要拥有的,就像之前我们一起去野生动物园的时候,看到动物们好好的生活着,果果也会很开心的不是吗?要是把小动物带回家,人家嫌弃了怎么办?”他试着让孩子不那么沉闷。

“它们才不会嫌弃我,它们只会嫌弃小陶子”果果被这样一逗,立刻反驳回去。

“是是是”白舟舒展皱起的眉头,“果果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和我说,我再想办法好不好?”

“嗯…”

“那,我挂电话了,果果要早点睡”

“嗯,小白拜拜”

“拜拜”

挂掉电话,白舟轻叹了口气,小姑娘的故事,不就是陶西自己的经历?一开始白舟并不明白为什么陶西会这么拒绝小动物,直到那天和他偷偷跑出校喝酒,他醉后把事情说出来,白舟才知道,原因。那些事情全都聚在他最意气风发的那几年发生,要他如何受得住?

果果挂掉电话之后,听到了陶西试图开门的声音。

“果果,怎么锁门啦?在和谁说话呢?再不开门我就要去拿钥匙啦!”

果果立马下床去开门。

一开门,陶西看到的就是一副欲哭模样的小姑娘。他一把把人抱起:“怎么啦,被人欺负了?你已经很久不哭了,受什么委屈了?”

“我才没哭!”她撇撇嘴。

“那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甄嬛被坏人害了太可怜了”果果扯起谎来和陶西一个性。

“隔壁阿姨到底带你看了些什么啊”陶西皱眉,“好啦好啦,别想啦,我们睡觉,今天想听什么故事?”

“我今天不想听故事了”

“那睡吧,我陪着你”

看着闭眼睡觉的果果,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掩饰,明显是和人说了些什么。确认她睡着之后,陶西翻了翻座机的通话记录,看到熟悉的号码,他心里大概有个数了,回房坐在床上,他给白舟打了个电话。

“果果和你说了什么?”

“她想养宠物”

“你怎么说?”

“宠物寿命短也难养,我让她想清楚再找我”

“……”

“真的还是不能接受吗?”白舟猜到是果果有异常的反应陶西才会打回来,心里到底是想让小孩如愿,也希望陶西能跨过心里的坎。

其实,就算没有果果,他也应该放下这些早就该放下的执念了。

“我会试试看的”陶西看了眼门,轻笑出声,“你把果果弄得想哭想哭的,我不管,你来哄”

“嗯”白舟微微一笑

“白舟”

“嗯?”

“你这样我怎么办?”

沉默。

最后是陶西挂的电话。

白舟意味不明地看着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你这样我怎么办?

后来,果果一脸兴奋地在宠物店里左看看右看看,把两个大人完全抛在身后。

陶西无奈地看着果果笑,白舟带着笑看着他:“还是向果果妥协了?”

“是啊,她开心就好了”

有些东西,不能因为知道最后注定的结局就一味避开不去面对。宠物是这样,人也一样,向死而生。

况且他真正的心结不在这,只是这么多年都没再接触了,即使明白道理也一时难去改变。

再后来,宠物这种东西还是没有出现在陶西家里。

“看吧,就算我不拒绝,最后还是得把小动物送走”

白舟看着他笑,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果果高兴就好”


——————

两句“你这样我怎么办”心态不一样,但本质是一样的。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哭泣
其实真的算是小甜饼(捂脸

评论(12)
热度(54)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