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墙头多关注慎
随时欢迎点梗
超级懒
绝不弃坑
坑很深
主:宁傅/白陶白/RV任意/安氏

关于

【白陶】【关于系列】04.

私设预警
OOC预警
老夫老夫即视感
甜饼无误

________

【关于孩子】

陶西和白舟有着两种不同的育儿观,虽说中心思想和出发点基本一致,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会起争执,无论是在果果还呆在陶西家的时候,还是在之后他俩一起领养乐乐的时候都得到充分体现。但不管怎么样,在把果果送回她妈妈身边之后,他们也很好的抚养了乐乐。

比如说,

“陶西我说了多少次不要不加节制地给果果买糖!”白舟微愠地看着刚从超市回来的陶西和果果,他今天下班之前接到先离开的陶西的电话,让他过来帮忙做饭。结果这家伙不仅带着孩子晚回家,还给她买了那么多糖。

“我,我只是一时忘记了上次是什么时候给她买糖,她说很久没买了我才……”陶西自知理亏,微微低头不去对上白舟的目光。

“果果?”白舟看向果果。

“我也忘记了!”

看着眼前不听话的一大一小,白舟走近陶西,把他手中的购物袋拿到自己手中,“既然这样,那就先给我保管吧”
他们离得近,陶西能明显感觉到对方说话时洒下的气息,他原本就紧张现在更紧张了。

“小白我错了,我不应该忽悠小陶子给我买糖的。把糖还给我吧……”

白舟蹲下来和果果对视:“不能因为陶西记性不好你就欺负他,而且,明明上星期我才带你去过一次,你没有和他说对不对?”

“好啊,果果你居然骗我!”陶西瞪大眼看着果果。

“笨死了”果果对着陶西吐舌,看向白舟,拉着他的手臂撒娇“我保证在那些没吃完之前不动这些,把糖还给我吧,小白~”

“暂时相信你,洗手吃饭吧”

白舟起身,无奈地看着抱着购物袋往自己房间跑的果果,转过身来看着已经洗完手安分地坐在餐桌前的陶西。坐到陶西对面,白舟发现陶西还是很不安,他有些不明所以然。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着拿着勺子却不似平常一样兴奋吃饭的果果,他不用多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抬眼看了眼陶西,他正在很认真地吃饭。白舟轻叹了口气,放下筷子,咽下口中的饭菜然后带着和平时无异的微笑开口道:“既然都不饿,那就不要吃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语毕,他起身洗了个手,带上自己东西就离开了,留下愣在位置上的陶西和不敢出声的果果。

“完了,小白生气了”果果把碗筷推到一边,撑着脑袋一脸不高兴。

“还不是因为你”陶西回过神来,“再这样以后都不给你糖吃,等会别喊饿,我是不会理你的”

“明明就是小陶子你让我吃的”果果忿忿不平地看着他。

“好啦好啦我的错,快吃饭,吃完我们去散散步”

“顺便去找小白玩!”

“嘿嘿,快吃饭”陶西和果果达成共识,草草解决晚饭,这一大一小手牵手一起出门散步。

“诶?安主任,这么巧啊”陶西看到同样在散步的安谧。

“陶西?”她记得,陶西很少会出来散步的,肯定有鬼。

“快点,我们得走啦,再不走我们肯定又要回来晚了,那小白就更生气了,快走啦”果果拉着他往前走。

“你们这是要去找白老师?”安谧想着反正也是散步,跟着走走也没什么大问题。

“是啊是啊,我们出了点事要找他”陶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安主任要一起吗?”

“我都可以,反正目的也是散步,对了,白老师住这附近吗,你们就这样走过去?”

“我要是说对面栋你信吗?”

“……”就几分钟的事情都要打着散步的幌子真的是令人无语。

“果果你不要跑太快啊喂”陶西对着前面的果果喊了一声。

“你们这是要上到他家去啊,要是他不在家怎么办?”

“这个点应该是在家的,刚从我家出来,他也没吃什么,应该会在家吃点。”陶西猜测道,“就算不在家也没事啊,我有钥匙又有密码,大不了在家等他就好了”

“……”你们何必浪费一套房子呢,住在一起多省事……

“安主任,你说,人生气了,怎么哄啊?我没有什么哄人经验,哄果果也会被她吐槽,而且对方也不是孩子。”陶西若有所思地看着在前面的果果。

“白舟生气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陶西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安谧没有看他,能不能靠点谱?说你俩没什么真的鬼才相信,她的白眼都想翻上天了,“好了我要继续散步了,不和你们一起了。”

“诶你还没给我支招呐!”

“把你自己当礼物送给他他应该会气消的”安谧头也不回地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

“什么鬼招数,把我送给他他只会更生气好吧”陶西自言自语。

“小陶子你快点!”

最后的结果是,三方立下条件,以后一个月买一次糖。

“喂!为什么最后吃亏的是我?”果果很不满意。

“糖吃多了容易蛀牙,会变丑”心情很好的陶西给她这样一句话。

“……”果果瞪着他,有小白罩着了不起啊!

再比如说,

“乐乐?”陶西半梦半醒间觉得有人在踢自己,坐起身发现乐乐睡得不安稳,拉了拉乐乐身旁的白舟。白舟最近都比较浅眠,被拉醒,他看了眼坐起的陶西,也坐起身来。陶西指了指乐乐,白舟把床头灯打开,米色的灯光让他们看清了乐乐红得异常的脸。

“发烧了”陶西探了探乐乐的脑袋看着白舟,“太晚了,别去医院了”

“我去拿点药,你先叫醒他”

“乐乐,起来啦”

“嗯…爹地,我好难受……”四岁的乐乐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来,先坐起来”乐乐靠着枕头坐好之后,白舟也把要拿来了。

“爸爸,抱~”乐乐喜欢黏着白舟。

白舟把孩子圈在怀里柔声道:“乐乐生病了,要吃药才能好”
“不吃药”乐乐把脸埋在他怀里。

“不是不舒服吗?不吃药的话会一直不舒服的。”

“爸爸…不吃药……”乐乐紧紧攥着白舟的衣角。

“乐乐,这不是药”陶西手心里躺着一颗白色的小药片,“这个啊,是一种神奇而且没有味道的糖,吃了不仅不会不舒服而且还能长高”

“真的?”乐乐好奇地看向陶西的手心。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陶西带着笑,眼里却是止不住的心疼。

乐乐把“糖”吃下去后,陶西揉了揉他的脑袋,“苦不苦?”

乐乐摇摇头:“没有味道”

“其实刚才爹地骗了你,这就是药”

乐乐一脸不相信:“骗人,晓民说药是苦的,他上次吃了之后都吐了。”

“爹地没有骗你,那真的是药。”白舟笑着轻捏了一下乐乐的鼻尖,“不是所有药都是苦的,有的药还是甜的呢”

“真的吗?我想试试”

“生病的孩子才要吃药,药吃多了会变傻的。”陶西笑出声。

“好啦,睡吧”白舟让孩子躺下,一手遮住孩子的眼,迅速和陶西交换了一个不带欲望的吻之后也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早,陶西先起来给乐乐熬粥。白舟醒来时乐乐还在睡觉,床上已经没有陶西的身影了。他起身走向厨房,陶西在搅着锅里的粥,他从背后环住陶西:“早上好,辛苦了”

“乐乐起了没?”陶西舒服地靠在他怀里。

“睡着呢”白舟在他的耳后留下一个不轻不重的吻,“我洗漱完会叫醒他的。”

“你真是”陶西轻笑着看了他一眼,继续处理自己手头上的食材。

乐乐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才一岁多,也就断奶没多久的样子,去领养的时候,福利院的人说,这孩子的爸爸扔下刚生下孩子的妈妈跑了,妈妈分娩后三个月在医院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没留下什么信息,只是知道他妈妈喊他乐乐。

刚来那会,小孩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一个要喊爹地一个要喊爸爸,但因为还小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对,直到上幼儿园,他才觉得哪里不太对。

“爸爸,为什么没有妈妈?”

白舟一愣,随即笑着说道:“你妈妈她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以后都不会回来了,但是她很爱你,也会一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陪着你。怕你孤单,她让我和你爹地来陪着你,所以乐乐不是没有妈妈的孩子知道吗?”

“那,爸爸也爱妈妈吗?”

“爸爸没有见过你妈妈呢,她通过院长叔叔把你带到我们身边,我啊,只爱你爹地,这是秘密,不要告诉其他小朋友听。”

小乐乐听得一知半解,虽然最后没理解,但他抓到了一些关键字,这就足以先解决他的疑问了。

不可避免的,果果总会和乐乐见面的。

“小陶子!”十二岁的果果一脸兴奋地来到陶西和白舟的家。

“这是?”没看到大人,她只看到一个坐在客厅的大毛毯上自己玩的小男孩。

“爹地!”乐乐看到有陌生人来,大喊一声,反而把果果吓到了。

“果果?”陶西听到乐乐的声音往客厅走,看到了背着小书包的果果,“回来度假呀?”

“是啊,小陶子我想死你了”一个熊抱让陶西有些招架不住。

“我也想死你啦”松开果果,陶西把三岁的乐乐抱起来,“乐乐,叫果果姐姐”

“果果姐姐好”乐乐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是?

“我和小白养的孩子,乐乐”

“真的啊,好可爱,让我抱让我抱”

从此,乐乐开始了每年假期都被果果同学带着到处遛的幸福生活。

________

起飞
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烧饼

评论(1)
热度(74)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