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随心

关于

【白陶】一响贪欢

ooc预警

私设预警

白单箭头陶

算是白舟中心

————————

《一响贪欢》

文/雪浠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Italy. Roman.

  白舟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充满异域风情的景色向着远方飞逝,不自觉勾起一抹笑。iPad上是他未来两年的旅行计划,第一站意大利罗马。当初选择第一站的时候,他没有下太多功夫,只是突然瞄到邻桌地理老师桌面上的欧洲地图,他的兴致就上来了。

  踏在春季的罗马大地上,他之前所有的阴郁一扫而光。把所有和陶西有关的情绪放在一边,用心感受这个文化底蕴浓厚的城市。

  一丝两丝的雨渗进他手臂上裸露在外的皮肤,原本他是不在意的,但是雨势开始加大。他不得不暂时停下探寻的脚步,走进一家充满小资情调的咖啡馆。挑了个在角落且靠窗的位置坐下,他不自觉看向窗外。

  天气总是能影响人的心情的,特别是一个有心事的人。

  他再次想起了陶西,想起了那群孩子,想起了那个地方。他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在所有人的祝福下。这次旅行最初的目的,就是逃离。在启程的前一天,他已经收到了他们的订婚宴请柬。他更坚定了自己出游的意愿。

  他可以做到在高中的时候看着陶西四处撩,他可以做到在大学的时候看着陶西和窦小璇谈恋爱,他也可以看着陶西满心欢喜地去追夏绿。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可以。他自嘲地勾起嘴角,小说里男女主角之间发展的神助攻,他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可是怎么办?神助攻爱上了男主,一切从开始就没办法回头。所以他纵容了自己,让自己在面对那些场面之前逃离。

  一杯意式拿铁放到他面前,他道了声谢。咖啡入喉,甜与涩在口腔中交织。就像这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一样。他无奈地看着手中精致的意式拿铁暗叹道,真的是什么都能想起你。耳边是潺潺雨声,他闭上眼小憩。

  明明你不在身边,可是眼里心里都只有你。

 

  Status Civitatis Vaticanae.

  他原本是不打算到这里的,但是还在罗马的时候,房东太太看了眼他的旅行路线之后给他提了意见,让他有空可以顺便去看看,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国家。

  早早地出发,他并不打算在梵蒂冈停留太久,他只想想去看看圣彼得大教堂和梵蒂冈博物馆。因为不是在旅游旺季而且足够早,他没有等太久。看到这样宏伟的教堂,他心中无限感叹。

  不知道陶西会选在哪里结婚呢?

  他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问题。随后又摇头苦笑,在哪里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坐下后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思绪飘到久远的梦境中。

“愿意嫁给我吗?”

  低沉的声音让他一时分不清是他自己还是陶西在发问。

  只记得黑暗中交缠的身躯和炙热的呼吸,还有这句挥之不去的话语。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Italy. Firenze.

  离开梵蒂冈,他依照原来的计划,来到了原本应该在罗马之后去的佛罗伦萨。这座闻名世界的艺术中心让他过去掐灭的艺术热情重新复燃,美不胜收的景色让他不虚此行。

  在佛罗伦萨的最后一晚,他收到了一封邮件。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一辈子待在国外不要回来了。”

  邮件的发送者他很陌生,一个熟悉的名字却呼之欲出。他不愿对她有任何猜想,他不想自己成为一个小人。

  躺在床上,他不是没想过在国外定居,但是家中还有父母,全家移民他怕老人不适应。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以后无论如何,他和陶西之间见面只会越来越少。他有信心逃离,却没勇气和以前一样再相见。

 


——罗衾不耐五更寒

  Italy. Venice.

  这座城是他一直想要来看看的,被水环绕,古色古香。他选择了比较经典的游玩路线,第一个目标是圣马可大教堂,在那里他接到了陶西的电话。

  “小白!”

  “陶西,有事吗?”

  “你现在在哪啊?”

  “教堂”

  “你也要结婚了吗?”

  “什么啊,旅游而已。”

  “赶得回来吗?我和谧谧要订婚了,我给了你请柬的,下周一。”

  听到这个腻死人的称呼,他眼底没了笑意,即使对方看不到,他也仍然换上与平时无异的微笑开口道:“在威尼斯,我就不赶回去了。”

  “好啊你,我还以为你只是在国内玩呢,没想到一跑跑那么远去了”

    他没有出声,只是无声地笑。

  “我不管啊,订婚宴我就原谅你了,我结婚的时候你可不许不出现啊!”

  “到时候再说吧。”这话并不是敷衍,他知道陶西可能会选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和安谧完婚,他的旅行计划却是一直到后年上半年的,他不想半途而废。

  “你这样我就不高兴了啊,我俩谁跟谁啊,订婚宴不来就算了,我的婚礼你也推脱。”

  “不是的,我只是……”

  “我不管啊,到时候一定要出场,不然我就带着谧谧去打劫你。”陶西打断了他。

  他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顺着定的路线一路走,最后一个景点是叹息桥,他了解过关于叹息桥的故事。

  过了这里,就要告别和你的一切了。

  那天晚上,他睡得并不安稳,直到凌晨才真正入睡。

  一片素白,华丽的布景,和娇艳的手中的捧花。

  “白舟,你喜欢我吗?”是陶西的声音。

  “喜欢”他微微蹙眉,这不是能够亲口告诉陶西的答案,他却还是说了出来。

  “你真恶心。”原本带着笑的陶西冷着脸,眼中尽是淡漠。

  “白老师,你真恶心。”旁边一身洁白婚纱的安谧脸上只有厌恶,挽着陶西的胳膊看着他。

  “儿子,你怎么能……”他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越来越多的声音涌进他的脑海里。

  “不是这样的,我不想说出来的,不是这样的……”

  猛地睁开眼,坐起身,他不自觉裹紧身上的被子,好冷。看向落地窗外,稀稀落落的灯光让整座城市陷入一片安详。他却恍然若失,无论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Swiss Confederation. Zurich.

  在威尼斯待了三个月,他整顿行装向瑞士出发。他没有打算逛遍整个瑞士,而是只是选择了苏黎世。在他高中的时候,陶西迷上了《圣斗士星矢》,攒了好久的钱买了一套限量版手办,他当时还笑陶西来着。大学的时候,他被宿友带着看《全职高手》,二话不说就带了套书回宿舍,陶西看到的时候也笑回他。看着窗边的不断后退的苏黎世街道景色,那些青涩的往事一点点地涌上心头让他不自觉带笑。

  说回苏黎世,他当初没日没夜地啃完了千章全职之后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十年之后一定也会去一趟苏黎世见证他们的荣耀。现在他真的到了苏黎世,当年的意气风发一时间都回来了。苏黎世,苏离世,他对这里有着很强的执念。

  苏黎世有几个大教堂,每到一个教堂他都会给陶西寄一张明信片。在寄第二张明信片的时候,他收到了陶西的电话。

  “小白,我收到你的明信片了,没想到你真的去到了苏黎世啊,你打算在那呆多久啊被你这么一搞我也好想去啊!”听着电话那边兴奋的声音,他的心情变得更加愉快。

  “大概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吧,我在给你寄第二张明信片。”

  “寄明信片多单调,顺便寄点特产嘛”

  “贵。”

  “哪有你那么小气的,真是”陶西笑道,“对了,你具体在哪,给我发个定位呗。”

  “怎么,你想过来吗?”他办完手续,走出邮局。

  “有这个想法,我还有事先挂啦,记得给我发定位!”

  挂掉电话,他有些无奈地摇头,他出来旅游本就是为了避开他们让自己收心的,现在那人要来,这要让他怎么办?

  继续到处逛,苏黎世用它的魅力将他的心牢牢抓住,让他没有心思想其它。他在到苏黎世之后就决定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既然要在这里住,整天出去玩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在房东的建议下,在住的附近的一间咖啡厅做兼职。因为只是做一三五,所以他还是有时间去参观景点的。

  在他寄出第五张明信片的时候,他再次接到了陶西的电话。

  “猜猜我在哪?”

  “你能这么问,应该是已经到了吧。”

  “聪明!我现在在苏黎世国际机场,来接我吧!”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他无比庆幸当初选住宿点的时候选择了离机场不太远的地方。和房东太太打了声招呼,他坐计程车前往机场。

  一路上,他有些莫名地紧张。他眼神一直不离窗外,昨晚因为连续几个梦他睡得不算好,所以上车没多久他就闭上眼休息。

  “小白……”意识有些迷离的陶西蜷曲着双腿环住他的腰。

  “我爱你”分不清是谁的声音。

  一片昏暗,四周一片模糊,只有身下人是唯一清晰的。连绵的吻,紧贴的两具身躯,交缠,冲撞,面红耳赤的呻吟。

  很熟悉。

  电话铃响起,他被惊醒,像是偷做了错事的孩子,大口地喘气,稍微平复了情绪才接电话。

  “小白你也太慢了吧!”

  他一愣,看向窗外,已经接近机场了:“快了,再等等吧。”

  迅速挂掉电话,他仍有些心惊。这个梦不是第一次出现,每次都一模一样。他无奈地苦笑,他的执念是陶西啊,这样的场景永远都只会出现在梦里。

  到达机场,他看到了在A处门口的陶西,和安谧。安谧挽着陶西的胳膊,两人有说有笑,那姿势,和梦里一模一样。他收拾好心情,带着笑走到他们身边:“久等了。”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陶西这话其实是不讲理的,白舟的住处离机场大概半个多小时路程,中途如果塞车可能要更久,但在白舟眼里,陶西的一切都是讲理的。

  “路上有些塞车。”他开口解释道。

  “人家白舟大老远来接你你还抱怨。”安谧横了陶西一眼。

  “走吧走吧,做了这么久飞机我饿死啦”陶西笑笑。

  单独坐在计程车副驾驶的白舟听着后座两人说笑,心中的苦涩开始蔓延,就是啊,要来肯定也是两个人来啊,怎么会只有他一个人来,痴心妄想。

  打开iPad,页面上是他昨晚练的手写。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尾声

最终,白舟没有出现在陶西的婚礼上,陶西也没有办婚礼。

白舟顺利地完成了他的旅行计划,陶西和安谧顺利地完婚。

只是,

在苏黎世临别的那一晚,

每一幕都非常清晰,

偶尔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一响贪欢。

Fin.

浪淘沙令

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

其实和词意境有出入,略毁。

很喜欢李煜的这首词。

感觉不是很虐。

评论(13)
热度(84)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