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墙头多关注慎
随时欢迎点梗
超级懒
绝不弃坑
坑很深
主:宁傅/白陶白/RV任意/安氏

关于

【白陶】你是如何回忆我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私设贼多

略狗血

一方死亡预警

背景:《朋友》

————————

你是如何回忆我

 

文/雪浠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后来》

 

  “爸,有一个女孩想见你。”陶知洲坐在华宇集团办公室里给陶西打电话,同时也悄悄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她说她叫白茜,她的父亲是你的朋友。”

  挂掉电话,陶知洲对眼前的女孩微微一笑:“父亲他正在过来的路上,白小姐在这稍等便可。”随后对着一直在旁边候着的秘书开口,“小李,上茶。”

  白茜报以微笑,坐下后便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期间陶知洲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他听着在打电话的白茜,一口流利的外语让他的太阳穴隐隐发胀,学生时代被英语摧残的惨痛记忆他还历历在目。他怎么不知道父亲在国外还有朋友,看样子关系还不一般。

  “陶先生”白茜看着一脸茫然地盯了自己很久的华宇集团的第一领导人,这幅模样真的有点…蠢,“一直盯着一个陌生女士,不太合适吧。”

  陶知洲轻咳两声,回了神:“抱歉,我只是在思考方案。”

  白茜收回自己的视线,专注于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待在办公室的两人心思各异,门被推开,陶西有些紧张地走进来。

  “陶叔叔你好,我是白茜。”白茜把iPad放回包内站起身看着陶西,“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在我四岁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和我的父亲白舟一起。”

  “你是茜茜!”陶西的语气尽是惊喜,当年见面的时候还只是小孩子,一晃眼竟已经成了亭亭玉立的大美女。

  “这次我是作为信使来到这里,陶叔叔,”白茜的眼里只有坚定,这是她父亲拜托的最后一件事,她一定要亲自做,所以即使她在国外忙得昏天暗地她也坚持要赶回来,“这是白舟给陶西的最后一份礼物。”

   陶西被她眼里的情绪所感染,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郑重地接过信,上面是干干净净的四个字,

“陶西  亲启”

陶西, 

见字如晤,

作为你的好朋友,我们真的好久不见。也许是有机会见面的,只是我全都避开了。或许只有用文字的时候,我才敢这样和你吐露心声。最想说的其实只有一句话,对不起。有很多事情你其实一直都不知道,我也不想你知道。但在这个时候,我却固执地选择把一切写下来,只是我最后的一点任性,也是对你最后的一点希冀。

对不起,我一直自私而又无耻地爱着你。

对不起,每一次的祝福我都藏着私心。

对不起,即使到最后我还是选择告诉你。

有时候我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知道了我对你有着不一样的心思,对我也有那么一丝不属于友情的爱情,但我很清楚,一切都是自作多情。从高中开始,我就知道我和你之间绝无可能。说起来,要谢谢小璇,如果不是她,我可能不会这么清楚的意识到,我是喜欢你的,我对你的感情从一开始和普通朋友不一样。

你知道吗,我为什么在你们结婚后一声不响地离开?那是我对自己的自我放逐,我知道我如果还呆在你身边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每一个出现在你身边的女人,我其实都会抱着不大不小的敌意,你从来都不知道,那些女人们也不知道,只有安谧发现了。她不一样。从我进学校起,我的危机感就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来了之后我就明白了,肯定是和你有关的。

和她们的每一次亲密接触,都让我嫉妒得不知所措,可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没有一点办法,我只能明里暗里地帮忙,尽力做好一个最佳助攻。你无心说出的每一句小白我爱你都是我想小心翼翼封存的记忆,这些你从来都不知道。

那些表白的话语,我相信我能够做到一个字都不对你亲口说出来,我从来都不希望我的情感成为你的累赘。可是我却控制不了我的双手,我知道我在心底里还是想把一切都说出来。

这么文绉绉的话写完我都不好意思了,但是我还是固执地写下来,也难怪小茜最近总说我孩子气了,这么一看好像是有点……

其实有很多很想和你说的,真要写下来反倒一时间写不出什么。不过没关系,这只是第一封,小茜那么聪明一定能找到其它的。

陶西,我真的想你了……

陶西,我不想成为第三者。

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挺新奇的,但是到后面,那些菜色看到都难受,工作忙起来又不想自己做饭。不过,S有了小茜之后,我就开始做饭了。一段时间不做,手艺生疏了不少。到了这里我反而学多了不少菜,没能让你吃到有些小可惜。

其实,那年带小茜来看你的时候,有一样东西骗了你。小茜的名字,是取了你的字,但是是我的私心,S其实也知道。算是一种寄托吧,挺自私的这种寄托。

很对不起你,也对不起S,但是最对不起的还是小茜,她的出生不是因为爱。还是希望小茜哪天回国了,你能帮忙看着些,这丫头只是看着懂事。

陶西,陶西,陶西……

你的名字写几次都觉得生疏,明明笔画也没多少,也许是我写的少……

现在看来,我的前半生里都是你。那些青葱岁月里的安逸时光,现在其实记得的不多了,但是那些模糊在岁月里的情感总是挥之不去,真是烦人,可是一切都是心甘情愿。毕竟你什么都不知道,是我庸人自扰了。

感谢你的出现,感谢你的信任,感谢你给的这份友谊,感谢你愿意给我这样的念想。

我们都老了啊,你是如何回忆我,希望想起些美好的事情,这样我也好心安。

这第一封信,就到这吧,我真的想不起我想说什么了。

陶西。

陶西。

陶西。

                                                      白舟


  看着熟悉而又略陌生的字迹,陶西觉得很亲切,但是一行一行往下看,他的心被一点一点攥紧。那些藏在时光里的不知名的情愫一一回到他身边,惊讶不知所措苦涩和那一点点喜悦全部杂糅在一起,一时间他甚至都忘记了呼吸。

  白舟到底是心多大才能为他做到这般,心疼,止不住的心疼……根本就不是错啊,只是喜欢而已,只是爱而已,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啊,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为什么不亲自来见我,想我为什么不来见我,怎么可以这么自以为是,白舟……

  学生时代的时候,他的的确确是一心撩妹的,对白舟,他也说不清道不明,好像从一开始就很信任,没由来的信任,那个时候的他把原因归结于白舟长得帅。

  在最困难的那段时间里,是白舟一直陪在他身边,原来那双漂亮的眸子里的担心不只是因为友情。

  大学的时候,窦小璇成为了她的女友,的确那个时候他喜欢窦小璇,但明明已经成为男女朋友,三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却是占这段恋情的大半,那时他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窦小璇出国,他失恋了,陪在他身边的是白舟。他刚开始是很难受,白舟的温声细语给了他极大的安慰。他其实已经不难受了,但偶尔他也会装一装,为的是那人的安慰。现在想起来,他和他就像那些青涩的小情侣。

  和白舟共事久了,他把很多东西当成理所当然。即使是无理取闹,他也知道白舟会宠着他让着他。

  喜欢上夏绿那会,他没有告诉白舟,他知道白舟是从果果那知道的,但是白舟即使知道了也没有说什么,甚至都没亲自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人这件事。

  后来遇见安谧,他是真的喜欢上了。和安谧逞口舌之快的时候,他总是能回想起年少的时候,刚认识白舟那会,他们也闹。

  追到安谧,他真的很高兴,立刻把消息发给白舟,他所有重要的事情白舟总是会第一个知道的。婚礼的时候,除了进场那会看到一眼,他几乎都没看到白舟。

  他有感觉,白舟在躲他。

  后来见到白茜,他表面上是笑着,心里却不大好受,他解释不了这股不好受是因为是什么,只是不喜欢,到底不喜欢什么,他只是不喜欢这种感觉。

  那晚他的梦里只有一个主人公,那就是白舟。

  梦醒,他安抚了躁动的心,他慌了,因为他好像明白了,那些不知名的情愫名叫喜欢。不只喜欢,是爱,是融于骨血的似亲情似爱情的爱。

  那晚过后,不只是白舟有意无意地避着和他的相聚,他也开始故意避开。一切不适合的情感和悸动全部压在心底。他是安谧的丈夫,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白茜的名字,他那天看到安谧在翻字典的时候,就隐隐有这样的感觉。想到自己的儿子,陶知洲,当时名字是安谧的起的,知八洲,知于八洲,寓意知晓天下闻名八洲。现在想来,陶知洲,陶知舟。连身边人都比他更早更清楚地意识到,他苦笑着,真正自私的是他啊。

  一旁的陶知洲看着自己的父亲从一开始的喜上眉梢到紧皱眉头,再到红了眼眶,甚至抱着信哭得像孩子一样,最后眉间是化不开的自责,心中的疑惑愈渐加深。

“爸?”陶知洲开口道。

“小茜……”他看着在一旁静坐的白茜,红着的双眼里透着惭愧。

“不必自责,也不用对我父亲有任何的愧疚,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由始至终是您的幸福。”白茜微微一笑。

“他在哪?”他想见白舟,无论白舟在哪,他都想不顾一切地去到他身边。

“He was gone.”白茜平静地给出这句话,双手却紧紧地攥在一起。

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不可能……”

“癌症,给您写这封信的时候,是他接受完第一次放疗后的第五天。”白茜的手已经被自己掐出红痕,“他的记忆力一直在下降,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偶尔会记起一些事情,他会很激动地拉着我讲,让我记下来,他说的一切,都和您有关。最后一封信,他疼得连笔都几乎拿不起,但他还是坚持要写,他说如果这封不写就没有机会了。我看着他只动了几笔,然后微笑着对我说,他累了想睡,然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红着眼眶咬着牙说出这番话,不自觉抽出她已经红了的手以示安慰。

“其它信呢?”他艰难地问道。

“除了第一封信和最后一封,所有的信都已经由父亲的护工Sue全部寄出,我问了Sue,她是前段时间寄的,因为比较远,可能没那么快,但是应该已经到了,收信地址是陶叔叔您的小区,也就是我二十年前去的那个小区。”

“最后一封,在这里。”白茜将一张纸拿出来。

  上面只有两个字:陶西。

  笔画有些抖,但还是好看的。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一点都不值得……

  白茜没有和他说太多,留下信和感谢就离开了。

  陶知洲在旁边不知所措:“爸……”

“白舟是我的至亲,他是你的另一个父亲。”

  留下这样一句话,陶西离开集团,让司机开车回原来的小区。

  拿到信,他在封面上无一例外地看到,除了“陶西亲启”还有在信封拆封口出的一句,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为你,千千万万遍。”


——你是如何回忆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亲自和你说。

————————

“为你,千千万万遍”出自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

这句话我第一次看书的时候哭一次看电影的时候又哭一次真的扎心了。

写的有点乱(捂脸

构思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哭泣

写太多白舟视觉所以这次写小陶子

每一句“陶西”背后都是不能说出口的“我爱你”

评论(19)
热度(72)
  1. 郦十三雪浠 转载了此文字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