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随心

关于

【白陶】理所当然(一)

预计短篇

不跟原著原剧走

私设如山

ooc是我的

预计HE(?)




————————



——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给予和爱更是。



(一)



  “你好,我叫陶西。”

  “你好”略微认生的白舟看着自己的同桌礼貌地一笑,“我叫白舟。”

  那飘散在青葱岁月里的初见最近总是频繁地出现在白舟的梦境里,他有些搞不懂了。陶西,这个这些年来一直在他心尖上的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其实蛮尴尬的,一个自来熟,和一个有点认生的小白,初来乍到,总归是尴尬的。

  同桌的日子久了,他才开始慢慢了解陶西,慢慢放开来和陶西闹。偶然一次放学,他才发现他和陶西同路,他们原来是邻居。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他们是邻居只是因为陶宇为了方便陶西上下学给他买了套房子让他自己住。

  知道他们是邻居之后,陶西提议以后都一起上下学,出了什么事两个人有个好照应,特别是看白舟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白舟听到这个理由暗自腹诽,他可比陶西高了一个头不止,到底是谁弱不禁风?他还是答应了,毕竟有人一起上下学没什么不好的。

  结果一直被白舟不以为意的弱不禁风在某次放学,算是被陶西一语成谶。

  和平时无异地走回家,陶西说自己有点事要晚一点让白舟先回去,他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向着家的方向迈步。一股不安感蓦然升起,他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虽然还未成年,但他的体型并不算在好欺负的那一类里。他一向与人为善,最近也没有招惹什么不该招惹的人,但是这股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他开始戒备起来。

  站定然后转身,白舟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那人身上的校服告诉他是和自己同校的人,看样子还是高三的学长,他暗自腹诽,长得还可以但是一脸我最酷炫我最厉害的表情是想干什么?

  “你好”没有人开口,他向来是不喜欢太过尴尬的人,所以他选择先打招呼,带着平常的礼仪笑。

  “白舟,果然名副其实。”那人挑起一个笑,接着朝着白舟的脸就是一拳。白舟的反应不算特别迟钝,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擦到。虽说他是与人为善,但不至于被人打了还不还手。两个人就这样在人少的街角打了起来。稀稀落落的人们偶尔往这边看一眼,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讶好奇,更多的是视而不见的淡漠。

  身高差不多但对方偏壮,白舟很快落到下风。两人都挂了彩,白舟更重些,捂着腹部眼里尽是不解。那人嘴边带着血轻笑着:“下面才是来真的。”白舟暗叫不好,寻思着怎么摆脱那个恋战的陌生学长,那人有闲情逸致找他打架可是他没有啊。

  “干什么啊,住手!”

  再次陷入打斗中的白舟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人看着跑过来的人,意味不明地停了手看着白舟。这又是什么眼神?这年头的人都这么古怪?

  “是不是有病?你自己追不到人怪他干什么,让开!”陶西眉眼间尽是怒意。

   那人听着这话不怒反笑,对着白舟的膝盖就是一脚,原本看着陶西到来略微松懈的白舟措不及防就这样跪在地上,吃痛地闷哼一声,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再次抬头,陶西已经和那人打上了,他不过是顿了两秒而已,这学长到底是和他多大仇,这么想打?那人被打的节节败退,陶西适时收手,看都不看那人一眼,走到白舟身边扶着他:“下次再动他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白舟略微惊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的学长。这是和他同桌半年来第一次看到不一样的他,要比知道他爱棒球而且打得特别好的时候还要更让人惊讶。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心房第一次被这个人用这样的方式撞开。他一向待人处事都有安全距离,他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够真正地让他重视起来。而那个时候的陶西,就这样让他温和的保护罩开始动摇。

  他到现在都对那样的陶西历历在目,他想他最爱的可能就是那样的陶西,那个气质全然不一样,气场全开的陶西。




————————




  一点小解释:

打人原因就是那学长喜欢的妹子向白舟被拒了,白舟想不起的原因是他对这种事情向来不以为意。

这篇有很多我的私设,一些点我会解释,不明白再问,预计HE,不跟原剧情感情线先走,两个人都会略黑化。

先走点回忆线,前面基本是从白舟方向走的回忆。

评论
热度(30)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