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随心

关于

【白陶】理所当然(二)

预计短篇

不跟原著原剧走

私设如山

文笔渣预警

ooc是我的

预计HE(?)


————————



——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给予和爱更是。



(二)



  高中的三年,白舟是能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对陶西的不一样,那人的一颦一笑全部深藏在心,那人在棒球场上的自信和热情,不知什么时候起对他而言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陶西在棒球队训练的时候,白舟只要能抽出空来都会去当观众。


  白舟觉得自己对陶西感情的最顶峰是在他的最后一次比赛,那次比赛是陶西棒球生涯里最痛的一次,让他一度陷入身心疾病。在那场比赛之前,他看着陶西和窦小璇一点点地走进,就差在一起了,所有的不安和不甘让他难以控制自己。

  

  陶西受伤了,不能再打棒球了,白舟很心疼,但所有人都无能为力。那些人说的有多难听,白舟不是不知道,他想去反驳,但是于事无补,堵住一张嘴又能怎么样?


  他原本以为陶西只是会低落一段时间,没想到一个短暂的假期过后,一切都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一开始陶西还是在学校的,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白舟知道他心情不好,偶尔会开口劝,更多的还是安静地陪在他身边。棒球队的人有些会有意无意地在他们班门口晃,脸上无一不是讥讽和埋怨。白舟只看到了他低着头面无表情对一切视而不见,没看见在课桌下已经攥出红痕的他的双手。


  假期过后,陶西没有来上课。一开始,白舟以为他只是不想回来面对那群人。但是他没有请假,白舟开始隐隐不安,陶西不是会那种会轻易违纪的人。班主任来找白舟的时候,他意识到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不安感愈渐强烈,上着课,白舟突然站起身向老师请了假就往陶西家赶。他无比庆幸他和陶西住一个小区。拿着陶西给他的备用钥匙,他开了门,没有人。他开始叫喊,没有人回应。有东西掉地的声音让他知道人在浴室,他急忙赶过去,把门撞开,他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陶西。一点一点的红色在冰凉的地板上散开,陶西一直没有转过身来。



“你疯了吗?”


  

  他用晾在一旁的毛巾给陶西做了紧急处理,把人以最快速度带到医院。看着一点点被染红的毛巾和那人越来越白的脸色,他觉得在陶西出事之前他会先疯掉。



  “你给我活下去!”

  


  这是第一次他对他发脾气。

  

  伤口比较小,送得也及时,陶西安静地看着护士给自己包扎伤口。他被医生叫了出去,

  

  “你是病人家属吧,我劝你最好带他去精神科看一看。”


  看着安静的陶西,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白,我想回家,我不喜欢医院。”



  这是第一次,他看到陶西脸上出现这样可怜而又无助的表情。


  “我都说了棒球和你没有缘分你怎么就是不肯听话!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很好玩吗?”


  他看着陶宇风风火火地赶过来,冷着脸对着一直低头一言不发的陶西不停地数落。


  

  “够了陶伯伯,他受了伤,需要休息,您先忙您的吧。”



   他感受到陶宇异样的眼光,大方地对上陶宇的视线,看到陶宇的脸色变了变,然后看着他离开。


  在陶西最灰暗的日子里身边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白舟。


  同吃同行,那段日子里,白舟找了个借口搪塞父母,和陶西住在一起,一天下来他们几乎是成了连体婴。


  一开始白舟没觉得问题会有多大条,结果很快他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小白,抱…”

  “小白,不准去…”

  “小白,可不可以,带上我…”


  陶西变得越来越粘人,这仿佛不像是十八岁的陶西,更像八岁的陶西,虽然他并没有真正见过八岁的陶西。

  

  后来的日子他其实记不太清楚了,陶西确诊,休养了一段时间进入大学,和窦小璇在一起。想起窦小璇,不怪她是假的。那段时间陶西是开心的他看得到,但是没多久她就跑了。


  思绪飘到他们分手一个月之后的那一晚,随意倒在一旁的啤酒瓶子,和喝得东倒西歪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的陶西。


  有一句话他一直记得,



  “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有那个暧昧的吻。

  

  他很清楚陶西喝醉了,他心甘情愿。



tbc.



————————



时间线经不起推敲,只是根据剧里估了一下(捂脸

评论
热度(35)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