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墙头多关注慎
随时欢迎点梗
超级懒
绝不弃坑
坑很深
主:宁傅/白陶白/RV任意/安氏

关于

水缘 6.

#宁傅
半现实
可能OOC 慎入

6.
周末的第二天,也还是玩玩闹闹,只不过临睡前,大家开了酒。
「我们好像很久没这么齐人一起聚会了」叶诗文摇晃着红酒杯
「是啊,有一段时间了」刘湘笑笑
「感觉东京奥运之后我们就很难再聚了」徐嘉余有些怅然
「所以珍惜眼前吧」傅园慧抿了口酒,有意无意地瞟向宁泽涛。宁泽涛坐在角落里,眼神一直不离她。
「换个欢快点的话题吧」
他们就这样聊了很久很久,夜深了,也就都散了。傅园慧还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她不想面对离别,更不想面对失去。她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喝着,眼角却挂着泪。宁泽涛把她手里的酒夺走然后把她抱起带她回房,傅园慧在他怀里闷闷地哭。宁泽涛把她放在床上,为她整理好一切想转身离开却被抓住
「不要走」一声呜咽
宁泽涛牵着她的手为她擦掉眼泪,哄小孩一样的哄着她「为什么哭了」
「心里难受」醉了的傅园慧变得特别像小孩子,她就赖在宁泽涛怀里,一点一点小声抱怨。宁泽涛只记得最后一句「既然到了我身边就不要走好不好」他摸摸她的脑袋,没想到她一个用力覆上他的唇,他的意识本来就已经快到极限了,唇上的触感像是导火线,将他们之间彻底点燃,借着醉意一夜疯狂。
第二天一早,他们的生物钟让他们都早早起床。傅园慧头疼得快要炸裂,浑身想散架了一样,旁边的触感和下身的痛楚让她清晰地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宁泽涛只是看着她,没有说什么,他一向尊重她的意愿。傅园慧本来想起身但又没什么力气所以选择继续躺着,她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宁泽涛侧躺着撑着脑袋看着她「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她看着他
「我很后悔我们都不是在清醒的时候」宁泽涛有些遗憾「我想我们的第一次会是在我们都清醒的时候,是在你真正成为我的宁夫人的时候。现在这样,责任在我,我很抱歉」
「涛」傅园慧看着他吐出这个字,宁泽涛微微一笑。
「如果是你,我是愿意的」
宁泽涛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轻吻「谢谢,我先回去换套衣服,累的话就躺着吧。而且我记得你这几天应该是安全期,不要随便吃药」
傅园慧点头,宁泽涛便起身回对面房。
所有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教练给他们批了一上午的假让他们调整状态。
傅园慧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宁泽涛也和她一起。他俩还是宅了一个上午,期间完成了宁泽涛的简易入住和傅园慧亲手做的早餐以及看了很久的书。
再次回到训练场,大家都积极参与训练准备接下来的比赛。傅园慧终于在世锦赛中突破赵菁的记录并且和达到萨穆尔斯基的记录,她和萨穆尔斯基都是这项记录的保持者。
傅园慧站在领奖台上拿着奖牌笑,下了台却在宁泽涛怀里哭得不能自已。她觉得这一次她真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兴奋,她的下一个目标是超过这个记录,她想让这个记录真正成为只是中国人保持的。
宁泽涛也在自己的主项上拿到非常不错的成绩,刷新了自己原本保持的亚洲记录。这一次中国代表团战绩辉煌。

#雪浠
我要向甲鱼同志道个歉,我忘了你有女票

评论(22)
热度(16)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