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墙头多关注慎
随时欢迎点梗
超级懒
绝不弃坑
坑很深
主:宁傅/白陶白/RV任意/安氏

关于

天降小天使 12.

#宁傅
完全欢脱日常向
穿越向
缓更

12.

生活还在继续,过去的一年像一个虚无缥缈的意外。但是人生短短几十年,那一年即使再漫长也终将淹没在岁月长河中。

巅峰,失利,四面楚歌,甚至从万人喜到万人厌。他们几乎什么都在短短几年间经历完了。清者自清,万人有万人所想,解释的意义和作用已经没那么重要了。真相总会随着时间而浮现。

他因为自身身体状况选择退役。他已经达到他的目标了,人不能贪得无厌。也因为外界的流言蜚语,他亦只是普通人,舆论早已被操控,多说无益,退出也就落得清静。

而她在原本预定的年龄之前选择退役,因为那个意外到来的生命。

傅园慧在那年之后依旧住在宁泽涛的公寓里。工作的日子里他们各自奔劳,在外相遇只是相视一笑。而放假的日子里他们在公寓里各干各的互不干扰。这样的生活很平淡,也是最真实的状态。

可惜生活像水,可以平静如镜,也可以波涛汹涌。

比如,父母的突然来访。

宁妈妈满心欢喜地带着些吃的啊喝的啊来找自家孩子聊聊天,打开门迎接她的是一身常服的傅园慧。显而易见,刚睡醒。自家孩子的声音从屋内传出「谁来了?」

屋内的宁泽涛刚洗漱完毕走向傅园慧并且顺理成章地揽着自家姑娘的腰然后看向来人

「妈?」

傅园慧原本已经对他的动作习以为常,但是这个情况是她始料未及的。被揽住的一瞬间她精神高度紧张,虽然熟悉的味道给她不少安全感,但是对面宁妈妈的表情还是让她非常不安。

宁妈妈走进屋内环视了一圈,装潢有些微调,卫生状况不错。看着眼前有些紧张的两个人,宁妈妈问道「吃了早饭没」

「还没有」宁泽涛答道「刚起没多久」

「你们先去吃早饭吧」

他们对视一眼,虽然不解但也还是先出去了。他们一出门宁妈妈就直奔主人房,有人睡过的痕迹,房间里有女人的东西,但是床上也有男人的味道,莫非他们已经?再去到客房,也有明显的有人睡过的痕迹,和主人房的状况差不多,这让宁妈妈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已经到那程度了呢还是没有呢?
宁妈妈纠结不出所以然,选择先填满冰箱。出乎她意料,冰箱里面有新鲜的食物,还有些饮用水和牛奶。健康得让宁妈妈难以置信,她家孩子以前的冰箱可不是这样的。宁妈妈把带来的东西都安置好,然后坐在沙发上先是给了宁爸爸一个电话,然后在屋内仔细地巡查。

宁泽涛和傅园慧回到来的时候,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地喝茶。

傅园慧贴在宁泽涛身体侧后方,明显的不安感,宁泽涛也有明显的保护意。宁妈妈抿了口茶「为何一副我要吃了她的样子,都坐下吧,从实招来」

两人在她对面一本正经地坐下。

「多久了」

「有一段时间了」

「到哪一步了」

「如你所见」

傅园慧先是一愣,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这话怎么怎么听怎么怪咧

「看样子,这姑娘的父母应该也不知道,为什么瞒着」

「顺其自然」

「怕被反对?」

「即使反对,我也不会和她分开」

傅园慧微微低下头,这家伙很喜欢在不经意间给她感动。

「你也是运动员吧」宁妈妈的目光转向傅园慧「傅园慧小姐」

「是」傅园慧看着她

「你怕我?」

「与其说是怕,不如说是担心他会为我为难」傅园慧感觉到他的手覆上自己的

「为什么你们要一副我一定会分开你们的样子」宁妈妈扶额「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要什么时候结婚」

「哈?」宁泽涛和傅园慧对视一眼

「不是,妈你是来问这个的?」宁泽涛有些想笑

「不然呢?人园园那么好我干嘛不喜欢,快说你们到底到哪步了」宁妈妈从刚才的淡定到现在的八卦,这转变让傅园慧无言以对

「如你所见啊」宁泽涛看着宁妈妈

「问题是你们到底是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宁妈妈的发问让原本想安静喝口水的傅园慧呛到了,宁泽涛轻拍她的背帮她顺气「妈,你太直接了会吓到她的」

「这就直接了吗?我都没吐出那几个字」

傅园慧抬头看了眼宁妈妈然后解释道「我们还没到那地步啦」

「可是两张床上很明显都有男人的味道啊,难不成你们一张床然后什么都没干?」
这个问题抛出来,傅园慧扶额,宁泽涛笑了笑「不然呢,在她还没正式成为宁太太之前,我是不会越界的」

宁妈妈看着他一愣,然后吐出一句「儿子,辛苦你了」

宁傅,卒。

然后宁妈妈交代了一些事之后一起吃了午饭就回去了。

宁傅,满血复活。

宁泽涛在洗碗的时候,傅园慧在客厅有些犹豫不决,带着些许烦躁来回踱步。抬头看了眼洗碗的男人,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悄悄地向他靠近。

宁泽涛专心地洗着碗,一双手环上他的腰,他有些不明所以然

「如果是你,我是愿意的」

声音很轻,但他还是听到了。

然后……

就这样了。

#雪浠
比较可爱的宁妈妈,像某柯的妈妈有希子那类的😂
他们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章的时间轴比较😂
看不懂来问我😂

评论(12)
热度(17)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