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
墙头多关注慎
随时欢迎点梗
超级懒
绝不弃坑
坑很深
主:宁傅/白陶白/RV任意/安氏

关于

天降小天使 「中秋番外」

#宁傅
#天降小天使
#雪浠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即将来临,宁雨嫣到了八岁。原本很喜欢过节的她,今年的中秋却没那么想过了,因为她家爸爸妈妈都不在。

宁小姑娘一个人坐在阳台的秋千上看着远处的天发呆,身边放着还没看完的书,披着过肩的长发。

「好无聊……」

房间里的座机响起,小姑娘回神去接电话

「喂」

「雨嫣宝宝你在干嘛呢」

「郑姐姐,我好无聊」

「要出来和姐姐一起玩吗」

「可以吗?」

「我问过你们家园园了,她说可以」

「我要在哪里等你?」

「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现在上去接你」

「好」

郑鸢挂掉电话,跑上楼。

宁雨嫣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背上自己的小背包坐在客厅里看比赛。听到敲门声,她关掉电视去开门。

「雨嫣宝贝中秋节快乐」

「同乐」宁雨嫣笑笑

「雨嫣宝贝,我发现你越长大越冷淡诶」

「是姐姐你太幼稚」

郑鸢开始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为她做学前教育的,现在每次和小姑娘讲话都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智障。

「好啦,我们走吧」郑鸢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下楼,宁雨嫣却拉住她

「怎么了」郑鸢不解

「电梯早就修好了」

「是嘛」郑鸢才想起来,干笑了两声,亏自己还那么辛苦地爬楼梯,十五层啊!

郑鸢带着小姑娘去了游乐园,进到去,宁雨嫣扫了眼游乐设施「郑姐姐,这里很多游乐设施都有年龄限制」

「那我们就选一些简单点的就好了嘛」

「拒绝旋转木马」

「喂喂」

玩累了,郑鸢带着小姑娘在游乐园里的餐厅准备吃午饭。小姑娘没什么兴致,看着郑鸢咋咋呼呼地点菜。

点完菜,郑鸢看着小姑娘「小雨嫣不开心吗」

小姑娘摇摇头

「不舒服吗?」

小姑娘还是摇头

郑鸢无奈地耸肩「如果你不想玩了,我们下午就回去」

小姑娘点点头

郑鸢无言以对,这丫头让她好尴尬啊。可是他的两个教练硬性要求她带小姑娘玩还不能让小姑娘觉得没意思。啊喂,这大过节的干嘛要这样对待她。不过一想到他俩很可能是去二人世界,郑鸢还是很愿意去带小姑娘的。

事实上,郑鸢想得没错,但她也没猜全对。一个星期前傅园慧就告诉宁雨嫣中秋那天他们有事赶不回去陪她,然后小姑娘就开始有情绪了,毕竟还是孩子。

然而……

他们其实是真的有事要外出啦,然后给小姑娘一个小惊喜。

中秋的前一晚傅园慧和宁泽涛就没有回家,下午直接赶去办事,然后找酒店先住着。第二天早上,宁泽涛先醒过来,看了看时间,还算比较早。看着还在睡着的傅园慧,他觉得有些心疼,虽然办完事之后没那么疲惫,但毕竟是自己折腾了她一夜……

轻轻将她落在脸上的发别在耳后,然后侧着身撑着脑袋欣赏自家女人的美颜。

傅园慧渐渐转醒,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男人的脸「早」

宁泽涛微微低头贴上她的唇给她一个早安吻。在完成「晨运」之后,宁泽涛把自己女人抱进浴室让她先洗漱。

在傅园慧洗漱的时候,宁泽涛给郑鸢打了个电话让她去带小姑娘,郑鸢本来还赖在床上的,但是宁泽涛拿傅园慧来威胁她,郑姑娘屈服于他的威逼利诱之下去和小姑娘浪。

于是,宁泽涛带着傅园慧去二人世界去了。

晚上,宁泽涛和傅园慧吃了晚饭然后在家楼下徘徊。据郑鸢的消息,小姑娘下午就回家了,回到家就自己在房间里。

八点钟,郑鸢把小姑娘拉到阳台一起赏月。天气算不错,月亮也出来了。小姑娘拿着单反在拍照,宁泽涛和傅园慧已经偷偷地进来了。

郑鸢和她说了一句「我先去上个厕所哈」

小姑娘自己拍自己的,也没在意她。郑鸢偷偷地先回家,不打扰接下来的惊喜。

傅园慧到小姑娘的背后捂住她的眼,小姑娘刚想说要郑鸢不要闹,然后发现这触感不是郑鸢而是自家妈妈。

「妈妈?」

傅园慧让小姑娘正对自己,然后给小姑娘一个大拥抱「雨嫣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小姑娘圈着自家妈妈的腰

「雨嫣」傅园慧轻抚小姑娘的发「不用这样子的,你的一切都可以很爸爸妈妈说,有什么不满也可以说出来,有时候爸爸妈妈也会犯错误,需要雨嫣来指正。雨嫣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和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会一直是你最亲近最值得信赖的人,所以可以不用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你一直是我们的孩子,你始终会长大,但不是现在。现在还太早了,你可以随心所欲,只要不失了底线,你做什么爸爸妈妈都会支持,当然只能是对的事,我相信你心中有了自己的准则,我不会担心你会学坏,因为雨嫣你一直做得很好,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小姑娘听着这番话,心里有些酸酸的,眼泪也就一点点下来了。

「妈妈知道,雨嫣不喜欢自己一个人过节对不对」

小姑娘点点头

「下次不会了」

宁泽涛适时出现,带着发光的纸灯笼。

「爸爸」小姑娘擦掉眼泪一脸兴奋地看着宁泽涛和他手里的灯笼。

「礼物,还有一份礼物,明天早上你就会知道了」

「谢谢爸爸」小姑娘接过灯笼,一家人坐在秋千上说说笑笑。

中秋月圆人团圆,宁负天下不负卿。

至于那个礼物,宁雨嫣很喜欢,她很珍惜这个礼物。礼物是一枚戒指,她在她家爸妈的那个玻璃柜里见到过,是他们的定情戒,这种戒指是定做的,叫水缘,她一直很喜欢。不过她从来没和他们说过想要,他们却为她定做了,她真的很喜欢很感谢。

#雪浠
我觉得以后我写宁傅文,第一对情侣戒肯定是叫水缘了😂
艾瑞巴蒂月饼节快乐呀💗

评论(5)
热度(19)

© 雪浠 | Powered by LOFTER